中国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 这很危险

  原标题: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这很危险!

  莫里森是个啥样的人,你了解吗?

  特恩布尔走了,莫里森来了。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上任半个多月,在两件与中国相关的事情上,他表现得还挺理性。

  一是关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在中国被禁止访问,莫里森说,这是中国的内部事务,“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他们会对那里发生的事情做出决定。”

  这让澳媒失望,乃至到事发后一周,还有澳媒在质问“我们真的需要谈谈中国了”。

  二是本月初的太平洋岛国论坛,莫里森没去参加,还将负责太平洋事务的部门由部长级将为助理部长级。联想到澳大利亚曾经多次炒作中国对南太平洋国家的渗透,莫里森的这些举动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中澳关系终是要走出寒冬了?这个结论恐怕不要下得太早。

  其人其事

  常被用来支持中澳关系转暖论据的是莫里森曾在财长的位置上待过3年。2015年到2018年,中国一直稳居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位置,莫里森很清楚中澳经济合作的不可替代性。

  莫里森去年12月曾指出:“中国和澳大利亚有着非常务实的关系。中澳自贸协议已经缔造澳经济的真正繁荣,我们会继续与中国保持坚实的经济关系。”

  听起来,他似乎会比特恩布尔和毕晓普现实些。

  的确,在他担任财长期间,莫里森主张加强与中国的经济接触,他批准过塔斯马尼亚与山东某公司的项目合作。

  不过,他也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过中国的投资。最典型例子是,2016年他反对将新南威尔士电力供应商出售给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和香港长江基建集团。

  一方面强调和中国合作,另一方面对中国保持怀疑和防范,这是作为财长的莫里森对待中澳经济合作的双重面孔。

  然而,双重性远不足以囊括莫里森可能的对华政策。

  要知道,莫里森是特恩布尔的老铁,还是特恩布尔政府对华政策的重要推手和支持者之一。特恩布尔任内通过的《反外国干涉法》,莫里森是主要参与者。

中国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 这很危险

  莫里森也是联盟党里的老人,联盟党本身就是一个偏向保守的党,莫里森只会是联盟党外交理念的站台者和贯彻者。这是其一。

  其二,莫里森政府的官员大多还是老面孔,只是位置换了下而已。当然,最和我们过不去的外长毕晓普辞职了,现在的外长是过去的防长佩恩。佩恩当防长的时候,没少就南海问题指责中国。8月底当上外长后,佩恩毫不意外地再次就南海问题冲中国放炮。

  同样的面孔,熟悉的配方。

  其三,莫里森是以5票的微弱优势力压达顿,成为问鼎总理席位的黑马。这也意味着莫里森首要面对的将是执政党联盟内部的稳定问题,是与工党的竞争,是移民、气候变化等重要议题。国内问题都忙不过来,莫里森难有精力寻求对华政策的突破。

  其四,明年5月澳大利亚就要举行大选,保守估计只有9个月寿命的这届政府,就是有心调整对华政策,时间也有限。

  况且,选举期间,不管是联盟党还是工党大概还会继续拿中国说事,这一点可参考美国每次大选季中国的习惯性躺枪。

  血浓于水

  是的,美国,这是必须单列的另一大因素。

  澳大利亚和美国,是基因关系。这是希拉里国务卿的公开论断。澳大利亚和美国同属盎格鲁撒克逊人、五眼联盟的成员,也就是说,澳大利亚是美国朋友圈里的星标朋友。

  坊间有戏言,澳大利亚就是美国的第51个州。

特朗普和特恩布尔(右)喜相逢。

特朗普和特恩布尔(右)喜相逢。

  除了血统纯正,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安全利益是紧紧绑在一起的。

  这不难理解。作为一个总人口2400万人,现役兵力不足6万人的国家,想要守护7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国土及漫长的海岸线,哪能不靠美国的庇护。

  澳大利亚对此有着透彻的领悟,它时时刻刻紧跟美国。历数美国这些年在海外发动的战争,堪培拉几乎没有缺席过一次,它是和华盛顿一起流过血的。

  日常频繁的军事训练、官方交流,乃至一致的枪炮弹药标准,都佐证了澳美军工集团和国家安全关联的紧密。

  堪培拉,差不多可以说成是华盛顿对外战略的海外执行机构。

中国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 这很危险

  这样的澳大利亚,怎么可能在中美博弈加剧的情况下,擅自根本性改变对华政策?

  至于特朗普曾经撂过特恩布尔电话那事,千万别当回事,就是亲兄弟也有互相甩脸色、闹脾气的时候。

  怼华历史

  有了这些对澳大利亚的基本认识,我们容易理解以下这些它曾经的举动。

  1950年,朝鲜战争期间,澳大利亚是5个同时派出海陆空三军精锐参战的国家之一。

  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的决议,澳大利亚投的是反对票。

  有人大概会说,都这么多年了,没必要再翻老账。那么,咱们再来说说近些年的事。

中国有人对澳大利亚新总理心存幻想 这很危险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can-law.com/a/jingyan/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