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护士揭秘宋美龄晚年生活:爱打麻将数钞票(组图)

  台湾历史学者廖彦博。(中评社 王宗铭摄)

  据中评社报道 1975年4月蒋介石过世后,夫人蒋宋美龄仍然住在士林官邸,往来台湾与美国之间。1986年蒋介石百年冥诞纪念时,回台湾住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1990年再去美国,除了1994年回台探望侄女孔二小姐孔令伟癌症病情外,一直住在纽约寓所,直到2003年10月过世。1997年到1999年担任蒋宋美龄在美贴身护士的张莉枫是由荣总挑选后,纳入“总统府”“国安局”特殊任务编组赴美,照顾蒋宋美龄在纽约的生活起居,她的回忆提供外界一窥蒋宋美龄晚年岁月的面貌。

  “国史馆”与中正纪念堂管理处于2014年12月出版“蒋夫人宋美龄女士行谊口述访谈录”,参与该书访谈纪录人之一的历史学者廖彦博接受中评社记者访问,谈到访谈内容。

  他指出,据张莉枫的口述历史,长岛寓所是孔家的房子,属于孔祥熙大女儿孔大小姐孔令仪的,另外还有一栋位于曼哈顿葛雷西广场的房子,窗外可眺望东河,是蒋宋美龄的主要住所。九楼与十楼双拼打通,共有18个房间,十楼是蒋宋美龄的房间书房与三个侍从人员护理长、侍卫长、管家的房间。九楼则是会客地方,只有她的一名私人美国秘书与孔大小姐可以进入上到十楼。

  有趣的一件事是,台湾汇到美国的生活费一开始是孔二小姐领出来按月把钱装在皮箱拿给蒋宋美龄过目,也请了一名会计帮忙管账,可是孔二小姐在1994年过世后,换孔大小姐管理,因为比较没有那么亲近,蒋宋美龄没看款项的进出,常常会用上海话说“没有铜钿”,就是没有钞票可以数钱,后来侍从人员决定把四张20元美钞放进蒋宋美龄的皮夹中,让她可以有自己数到钱的感觉。

  蒋宋美龄住在美国的日常起居生活,因为年纪大了,必须养成规律作息,随从人员不会让她睡太久,所以最晚不会超过上午十点,就会叫她起床,也纪录相关健康状况,按时吃药。

士林官邸。(中评社

 

士林官邸。(中评社 王宗铭摄)


  蒋宋美龄每天起床后都亲自画眉毛,做简单脸部保养,还看圣经,然后参加侍从人员安排的教会人员唱三首诗歌,蒋宋美龄说自己是音痴,所以侍从人员也会放CD,陪着唱,然后问蒋宋美龄要下跳棋、画画还是看书,选择一项来做;侍从人员也被严格要求不可以让蒋宋美龄坐着超过两小时,也尽量在白天安排很多节目活动,为的是让蒋宋美龄晚上可以睡得着,因为她睡不着会生气,老人会闹小孩子脾气,出现抓人与咬人的情况。

  蒋宋美龄不爱出门活动,喜欢在家里看圣经与打麻将,是最常做的两件事,牌友是孔大小姐、管家、看护与武官等,蒋宋美龄不希望牌友故意输牌,不过,牌友也不是很会打麻将,在看到牌友输牌时,蒋宋美龄其实很开心,但是1999年以后,因为体力愈来愈不好,神智也会不清楚,就很少打牌了。

  蒋宋美龄晚上看电视时,如果看到有裸露画面时,便会说这个很不雅,自己不看,也不让侍从人员看。另外侍从人员也不会让她看到不好的新闻,例如2001年911事件,所以都让她看迪斯奈卡通影片,有时候也给她看影集,比如说1997年的铁达尼号电影,她看的时候会用上海话跟侍从人员说,“侬要记得,我们要去救他们”。张莉枫就会回她,“好好好,我会叫宋武官去救他们”。又有一次,电视上播放香港电影宋氏三姊妹的故事时,蒋宋美龄看得很专注,会指着演她的邬君梅很兴奋地说,“侬,你看你看,那个是我,那个是我”。

宋家三姊妹。(中评社

 

宋家三姊妹。(中评社 王宗铭摄)


  蒋宋美龄158公分,体重54公斤,可是侍从人员每次量她的体重时,奉命不准跟她说超过100磅,都要跟她说只有99磅,因为如果跟她讲了实际的磅数,她第二餐就什么都不吃了,说自己太胖了,要减肥,主要原因之一是,蒋宋美龄还是很在意自己从年轻以来的形象,一直想要维持形象。

  照顾蒋宋美龄的“总统府”任务编组编制23人,大多是台湾派去的,领“总统府”的薪水,其中,有厨师2人,厨师助理1人。孔二小姐当台北圆山大饭店总经理时,对1984年起到圆山任职的缅甸华侨李继昂很欣赏,先是调到士林官邸照顾蒋宋美龄餐饮长达9年,士林官邸每逢感恩节与圣诞节时,李继昂都会指挥官邸厨师或圆山外烩提供贴心的牛排与烤火鸡料理,让蒋宋美龄与到官邸的蒋方智怡等家人吃得相当开心,后来人也被调到美国,把士林官邸的饮食习惯带过去,继续为蒋宋美龄服务。

  不过,在美国的蒋宋美龄因为年纪大了,食量愈来愈少,饮食习惯不同了,人很随和,师傅做什么就吃什么,但还是一定要喝咖啡,每天也会喝杏仁茶,也会吃生菜,蔬果加上优格与醋一起吃,而牛排与烤鸡也吃,但吃的量则是减少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can-law.com/a/jingyan/qipaiyouxi/2018/1229/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