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或能助力朝鲜半岛的统一 从术语统一开始

2010年广州亚运会,在围棋混双项目比赛前,朝鲜的朴虎吉、赵新星组合与韩国崔哲瀚、金仑映组在握手。

2010年广州亚运会,在围棋混双项目比赛前,朝鲜的朴虎吉、赵新星组合与韩国崔哲瀚、金仑映组在握手。

  日前,韩国乌鹭围棋网发表了一篇名为《让围棋,助力朝鲜半岛的统一》的文章,讲述围棋在朝鲜半岛统一问题是可能起到的重要作用,具体内容如下:

  2018年4月的南北峰会中,文在寅和金正恩历史性地握了手。从此以后,人们对于朝鲜半岛和平统一的期待感越来越高。虽然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中,这一进程有时显得太过缓慢,但是各种努力却始终都没有停止。

  何时能够统一,没有人能知道。但是要想完成统一,首先要统一语言和文化。使用各不相同的语言还能实现统一,这是不可思议的。两德分裂时,东西德的德语学者曾“约定”不改变两国的德语语法。两德的统一能够实现得这样顺利,这种“约定”居功至伟。

  目前,朝鲜半岛的语言问题相当多。南北朝鲜的语言,现在都已经接近于外语。现在,如果让韩国人听朝鲜的广播,几乎听不太懂。这就好比济州岛人用他们的方言接待外地人。

  正因为如此,统一南北朝鲜的语言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目前各方面也在做这项工作。朝鲜语大辞典编纂委员会正在编纂《南北朝鲜语大辞典》。从2009年至今,辞典已经收录了12.5万条单词。但是,由于这项工作非常庞杂,进展显得比较缓慢。

  “朝鲜语达人”闫民庸认为,“围棋”有可能对南北朝鲜的统一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围棋界人士来说,这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

  他认为,“统一南北朝鲜语言的工作,有许许多多的障碍。但是,围棋不一样。因为从古至今,朝鲜人都爱玩围棋。此外,体育语言有一个极大的妙处,可以中和语言中的政治色彩。先统一围棋语言,再一点一点向其他体育领域扩展,到报道语言,最终可以统一老百姓所使用的语言。

▲ 闫民庸的正式职务是”京乡新闻体育组组长“。但是,他更以”朝鲜语达人“闻名于世。他所编写的《高傲的朝鲜语达人》系列图书大受读者的欢迎。这部图书竟然连续印刷了40余版。曾任韩国语文校验记者协会副会长的闫民庸曾在国立韩国语研究院的《标准韩国语大辞典》中找出几百个错误。2002年,他还在中学语文教科书中找出了数个错误。2005年,他还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说明材料中找出了语法错误。因为这些功劳,他曾两次获得《韩国语文大赏》。

  ▲ 闫民庸的正式职务是”京乡新闻体育组组长“。但是,他更以”朝鲜语达人“闻名于世。他所编写的《高傲的朝鲜语达人》系列图书大受读者的欢迎。这部图书竟然连续印刷了40余版。曾任韩国语文校验记者协会副会长的闫民庸曾在国立韩国语研究院的《标准韩国语大辞典》中找出几百个错误。2002年,他还在中学语文教科书中找出了数个错误。2005年,他还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说明材料中找出了语法错误。因为这些功劳,他曾两次获得《韩国语文大赏》。

  闫民庸认为,南北朝鲜人进行相互交流时,最大的问题是名词。南北朝鲜语言中名词的异质化问题相当严重。“偏头痛”“禽流感”“疫苗”“荧光灯”“盒饭”“蛋糕”等单词,如果不去查词典,双方根本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 朝鲜的围棋人才,赵新星和朴虎吉

▲ 朝鲜的围棋人才,赵新星和朴虎吉

  如何统一围棋术语?

  如果要统一南北朝鲜的围棋术语,还是应该先以围棋文化相对发达的韩国围棋术语为准。同时,也要尽量使用朝鲜的围棋术语。由于韩国的许多围棋术语是从日本围棋术语直译过来的,也可以借此机会进行一次大整理。

  当然,也没有必要全部清除日本围棋术语。像“星”“虚刺”等术语,完全可以直接使用。即便是在朝鲜,也有一些朝鲜式单词自己消声匿迹了。朝鲜曾把“冰糕”称为“冰桃”,但是由于使用者很少,最终“冰桃”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 朝鲜儿童学习围棋

▲ 朝鲜儿童学习围棋

  围棋,让南北朝鲜更亲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can-law.com/a/jingyan/wangshangqipai/2019/0918/2243.html